第2章 崂山遇尸身

2019-07-19 07:58:22
地仙界,崂山地界,此时正值天狗食月,天地阴气惑乱,万物寂静。

半空中,一丝裂缝突兀出现,继而一道人影被抛飞出来,砸在地面上,却没有弄出任何的声响。

裂缝消失,那人影缓缓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眼正露出月牙的太阴之月,嘴角微微翘起,继而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这人,正是秦宣。

当在轮回门前看到孟婆的那一刻,秦宣以为自己死定了,却不想孟婆不但没有对他出手,反而在关键时刻以孟婆汤帮了他一把。

若非那半碗蕴含精纯法力的孟婆汤打入他附身的判官笔笔毫,以他没有经过判官笔点判引渡的魂魄偷渡,非被正反旋风刮的魂飞魄散不可。

得孟婆汤相助,秦宣不但度过了危机,还莫名的完全炼化了那根笔毫,但也因为孟婆汤的冲击,他没能如愿投胎,此时仍然是孤魂野鬼一个,当真是时也命也。

不管怎么说,秦宣终于是脱离了崔府君的掌控,重获自由之身,只是没等他从惊喜中回过神来,数道人影突然从四周围拢而来。

“何方鬼怪,竟敢在崂山停留,玷污我仙家圣地,死。”

突如其来的爆喝,夹带着数道剑光法术斩了过来,秦宣打了个激灵,魂魄缩入判官笔笔毫,差之毫厘的避开了那剑光和法术,就要遁逃,可随即,一道灵光照射在笔毫上,将笔毫定住。

秦宣惊骇异常,竭力御使笔毫,却丝毫都动弹不得。

“咦,刚刚明明有什么鬼东西,怎么会变成一根毫毛?”数人中,手执法境定住笔毫的女道士惊咦一声。

这女道娇颜如雪,清丽脱俗,只见她伸手一招,笔毫落入手掌,催使法力,玉掌中青色火焰燃起,灼烧笔毫,寄身笔毫中的秦宣顿觉浑身被烈焰灼烧,犹如再次置身于焚烧地狱一般。

秦宣咬着牙一声不吭,任由烈火焚身而不敢有任何异动。

片刻之后,女道掌中烈焰消失,笔毫完好无缺,可里面的秦宣却凄惨之极,若非笔毫被他完全炼化,自动护主放出一道微弱的毫光护住他的魂魄,怕是就此魂飞魄散。

“奇怪,这毫毛竟然能抵挡我的木中火灼烧,有古怪。”女道微微皱眉。

“庄师妹,这毫毛再有古怪,被你这么一烧,怕也做不了怪了,数日之前,地府有恶鬼作乱逃出,仙界青阳祖师传下令喻,令我崂山派协助地府追缉外逃恶鬼,如今山门空虚,我等还须谨守要害,以防宵小。”人群中,一个青年道人笑道。

“师兄所言甚是。”女道士自知失态,随手将笔毫丢入腰间宝囊。

笔毫中,秦宣缓过神来,心中却是复杂之极,他没有想到,自己从轮回门中出来,竟然出现在崂山地界。

崂山,他怎能忘记。

当年,他书生意气,过崂山而不拜道观鬼神,因错过宿头误入百花山谷,撞破崂山派祖师、下界巡视的青阳天师意图玷污女弟子之事,由此招惹了祸端,惨遭抽取魂魄放逐轮回。

自那以后,秦宣历万千轮回,曾数十次出现在崂山地界,沦为山中虫鱼鸟兽之身,时而惨遭崂山弟子猎杀,也因此对崂山有着非同一般的了解。

若要论秦宣最为痛恨的存在,无疑是崂山派上下了,不想刚逃离地府,就又落到崂山弟子手中。

“从两人对话来看,地府动乱已经上达天听,天下各道门是不会放过这样赚取功德的机会的,更重要的是,生死簿中有我的名号,只要那崔府君动用生死簿探查,我的所在必然无所遁形。”

念动之间,秦宣对自己的处境有了清晰的认识。

相比于崂山派的可恶,崔府君手中的生死簿才是要命,可要如何才能躲避生死簿名录的探查呢?

要知道,天地之间,任何一个生灵,除却高高在上的圣人名号不在生死簿之上外,就连仙神佛都有所记载,一旦仙神佛遭遇劫数,或历经天人五衰,或渡不过三灾五难,就是身死道消、堕入轮回的下场。

秦宣虽然清醒的历经千百世轮回,足迹遍布六道中除了天道之外的其他五道,可魂魄因为那符咒终究还是普通魂魄而已,想要靠自身躲避生死簿的搜索几乎没有可能。

不过,这里是崂山,秦宣想起了什么,眼神陡然一亮,可随即,他不由得苦笑,自己寄身的笔毫,如今被女道士收入了宝囊中,得先设法出去才行。

魂体从笔毫中冒出,秦宣发现,这是一个低级储物宝囊,也就数个立方大小的空间,里面放着一些零碎仙石、低级丹药、女式道袍等杂物。

“这女道总得换洗道袍,罢了,大丈夫能屈能伸,暂且委屈一回。”秦宣脸皮有些发烫,御使笔毫钻入一件道袍衣领,静待时机。

储物空间不计时,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宣感觉到笔毫动了,立刻探出一丝意识,立刻瞪大了眼睛。

古色古香的房间中,水气弥漫,花瓣飘舞,一具曼妙的身躯在水气中浮现,凝脂如玉,圣洁无暇,秦宣见识过无数惨烈的场景,却从来没有遇到如此之事,连忙闭上了眼睛。

可哪怕已经是灵魂之身,秦宣仍然感觉自己的心像是在砰砰跳动般,喃喃自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谁?”

秦宣没想到,他在独孤地狱练就的魂音诵读,将他的声音传递了出去,那女道惊呼一声,立刻飞身而起。

“糟糕。”秦宣意识到不好,立刻御使笔毫混入水雾中遁逃。

女道快速披上道袍,秀目怒视,伸手一招法境在手,探照四方。

秦宣惊慌逃窜,笔毫刚从窗户缝隙飞出,那女道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法境灵光照射而来。

就在秦宣以为要遭的时候,窗户外一道人影被逼了出来,笔毫在被灵光定住之前,刺入那人影毛发之中,可那人影却被灵光照中,腾起阵阵恶臭的焦烟。

“贼子,不得好死。”女道娇喝一声,法境转动,可那人影却嘶吼一声突然遁地而逃,气的女道咬牙切齿。

秦宣被那人影裹带,终于脱离了那危险的女道,不过随即,秦宣就发现,自己附身的这人影,肌肤坚硬如铁,隐隐带着尸臭,心中不由得一动。

人影在地下遁走了十多分钟,不断变换方向之后,出现在一座山脚下,一个身穿道袍的青年走了出来,查看了下人影的伤势,心疼的直呲牙。

“混蛋啊,谁那么无耻竟然敢偷窥我林旭的心上人小蝶师姐沐浴,偷窥也就罢了,还吟诗,靠,害我什么都没看到不说,连本命尸都差点报销,当真该死。”

青年道士骂骂咧咧,这人影,赫然是一具铁甲僵尸。

秦宣躲藏在僵尸毛发中,听到这道人无耻的声音不由得无语,这道士自己偷窥不成反怨别人,崂山派门下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很快,林旭带着僵尸登上山头,这山高不过百米,但地形奇特,分列五条山岭,有五方来龙之势,月光之下,山头上露出一道道或站或蹲或躺的身影。

这些身影动作僵直,任由月光洒落,才木然抬头,露出苍白干瘪的脸,张口露出两道锋利的牙齿,吞吸月华。

饶是秦宣已经有所预料,也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这些人影,一个个身躯僵硬,额头帖有符箓,赫然正是一具具僵尸。

僵尸,集天地怨气,晦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屏弃在众生六道之外,因此不入生死簿,更不被神算之术推演,秦宣原本的想法,就是想借僵尸的身体一用,不想竟然阴差阳错的被带了过来。

这山头秦宣曾有所了解,乃是崂山派系中的赶尸宗养尸之所,有五方阴煞地脉共聚,此时山头上的这些僵尸不过是最低级的阴尸而已,林旭就在身边,秦宣不敢妄动,静静等待。

数个小时后,黎明之前天地最为黑暗的一刻,也是阴极转阳的时刻,林旭站起身来,取出一枚古朴的口哨放在嘴中,山头上所有的阴尸在常人无法听见的哨音中排着队,向着山下跳去。

秦宣明白,这林旭不过是赶尸宗的低级弟子,俗称牧尸人。

片刻之后,所有的僵尸被赶入一个宽大而深邃的地窟之内,这地窟内阴气和地煞之气混杂,乃是绝佳的养尸之地。

林旭安置好所有阴尸,并没有出去,反而封了洞口,带着自己的铁甲尸来到一个角落。

这角落中散落着许多僵尸残肢断骸,有黝黑的铁甲尸手臂、青铜色的铜甲尸大腿等,林旭放开铁甲尸的控制,铁甲尸被法境所伤,开始啃食残肢以恢复自身。

秦宣将这些都看在眼中,不为所动,可随即,秦宣的眼睛就直了,角落深处,他看到了一具完整的铁甲僵尸。

那熟悉而陌生的脸,让秦宣难以释怀,这具僵尸,赫然正是他生前所拥有的身体。

扫一扫用手机免费看书

小说排行榜

推荐小说

首页

男生频道

女生频道

排行榜

第2章 崂山遇尸身我的尸身放荡不羁我的尸身放荡不羁txt孙殿英面对慈禧尸身尸身尖叫孝仪纯皇后尸身不腐我的尸身放荡不羁乐...令妃尸身不腐令妃尸身不腐照片我的尸身放荡不羁微...我的尸身放荡不羁2k魏佳氏尸身不腐尸身尖叫笔趣阁我的尸身放荡不羁下...历史上令妃尸身不腐我的尸身放荡不羁520...